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兩百四十一章 宗冥

周元與祝岳五日之后,將會以源術比試的方式來決定誰擁有著教導化虛術資格的事,很快的就在整個外山傳開。

而此事一出,無疑就是引起了巨大的騷動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這是來自祝岳的反擊。

畢竟雖然眾人都知曉周元在修煉化虛術上面擁有著極高的天賦,但不管如何,他修煉化虛術,也才一個月都不到。

而祝岳呢,已是修行將近兩年了。

這種純粹的源術比試,怎么看都是周元占盡劣勢。

“這也太無恥了!誰化虛術層次高,就一定說明他教導起來也更厲害嗎?”

“是啊,在周元那里修行化虛術,一個月就能修成化虛術第一重,祝岳能做到嗎?”

“這祝岳明顯在故意搗鬼!”

“......”

無數的竊竊私語聲在外山中爆發,特別是那些指望著獲得周元教導的弟子,皆是不約而同的幫周元說話,畢竟對于他們而言,在周元那里修行,不僅耗費源玉更少,而且更有效率。

如果周元被剝奪了教授的資格,那他們就又只能回到祝岳那里了。

那無疑會消耗他們更多的時間以及源玉。

不過,他們的反對聲并沒有掀起什么動靜,畢竟修煉化虛術的弟子,放在整個外山中,也只是一部分而已。

所以,更多的弟子,還是抱著看戲的心態,特別是一些圣州本土的弟子,最近周元的名聲太強了一些,這已是讓得他們有些不爽,如今見到祝岳出面打壓他,自然也是樂見其成。

而且,此事由外山管事陳猿定下,其他弟子也反對不得。

...

山澗中。

有關祝岳與周元源術比試的消息,也是很快的傳了進來,落入了周元的耳中。

周元盤坐于青石上,他的神色倒是沒有什么波瀾,只不過面前那些百來名修行化虛術的弟子,卻是炸開了鍋。

“這祝岳真是太欺負人了!”

“我們在哪里修行化虛術,還得他同意不成?”

“他那里又貴又沒有效率,誰愿意去。”

“......”

顧紅衣也是柳眉微蹙,她來到周元身旁,道:“那祝岳也是欺人太甚,竟然連說都不與你說一聲,也不管你同不同意,就定下了這個比試!”

這個消息,都等到散布出來了,才傳入周元耳中,由此可見,那祝岳根本就不在乎周元的意見如何。

周元淡笑道:“顯然有人看我不爽很久了。”

祝岳想要定下這種比試,顯然光靠他一個內山弟子是不行的,那陳猿才是外山管事,所有的事都得經過他的點頭。

“你打算怎么辦?”顧紅衣明眸中有些憂慮之色,雖說周元化虛術修成了第一重,但那祝岳,也早已達到這個層次。

而且,這種比試,雖說只是源術比試,并非是真正的戰斗,但對于周元而言,無疑還是顯得不公平的。

“既然對方都丟了招,那自然是要接下來。”周元笑道。

其實他早知道那祝岳不會善罷甘休,畢竟他這算是擋了財路,不過周元也明白,他想要繼續的賺取源玉,那就必須將祝岳這個麻煩給解決掉。

如今對方丟出了招,無疑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。

他們兩人都眼饞這份教授源術的收入,那就自然得讓一人滾出去。

周元倒不是沒考慮過再教導其他的源術,但那樣一來,得罪的人就更多了,眼下他畢竟只是一個外山弟子,沒必要胃口那么大。

顧紅衣瞧得周元面無懼色,倒是有些欣賞,但眸子中的憂慮卻不見少,畢竟她清楚那祝岳再如何不堪,也是內山弟子。

“之前我曾聽祝岳說過,他已經打通了四十一道竅穴,不過不排除他有所隱瞞。”顧紅衣將她所知曉的情報,說給周元聽。

周元雙目微瞇,道:“此人頗有心機,怕是沒那么容易露底。”

四十一道竅穴,怕只是個幌子,不然的話,那祝岳不會在明知道他也是修成化虛術第一重后,還如此毫不擔心的發起了這個源術比試。

顯然,他對自身有著信心。

不過,這祝岳有信心,但他周元,怕也是沒那么容易被小覷的。

周元的目光,看向下方嘩然的眾人,平靜的道:“不用驚嘩,既然他祝岳下了比試,那我接下來便是。”

聽到周元接下了這場比試,眾多弟子也是低嘩出聲,各自面面相覷,也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些憂慮之色。

顯然,他們也怕周元萬一輸了,他們以后,就只能再回到祝岳那里修行了。

不過如今事已成定居,他們擔憂也是毫無作用,只能忐忑的等待著五日之后的那場源術比試來到。

...

今日修行結束后,眾人便是散去,但依舊有著竊竊私語聲,可以想象,接下來的五天時間,這場源術比試都將會成為整個外山的熱點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三分彩是骗人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