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四百三十九章 名額確定

第二日,周元略作收整,便是打算直接前往玄老那里,不過在其剛出洞府時,就被一名弟子趕來通知,讓他前往求道殿。

因為今日將會有著宗內的執法長老來到圣源峰,確定各脈首席之爭的名額。

而只有被執法長老記錄下來,才能夠算做真正的有著參加爭奪首席的資格。

畢竟首席弟子,可謂是蒼玄宗一代弟子中的真正精銳,未來宗內的長老,說不定都是出自此中,這具備著極大的意義,所以在面對著首席弟子之爭時,蒼玄宗內也是極為的看重。

當周元聽聞后,也知曉此事重要,所以前往玄老那里的打算,就暫時要先等等了。

“走吧,先去求道殿。”他對著前來通知的弟子抱了抱拳,道。

此時夭夭也是行了出來,她抱著吞吞,道:“我也去看看吧。”

說起來夭夭算是整個蒼玄宗最獨特的人了,因為直到現在,嚴格說來,她都不算是哪一峰的弟子,畢竟上面各位大佬都在爭奪,反而僵持下來最終沒有結果。

如果是旁人對此可能還有些郁悶,但夭夭反而是寧愿如此,所以也沒什么意見,就保持著這一份蒼玄宗內獨特的自由身份。

周元對此,自然沒什么異議,當即便是動身,帶著夭夭直接是趕往了求道殿。

而當他們趕到求道殿之前時,這里早已是人影綽綽,圣源峰三脈的弟子都是匯聚于此,場面倒是極為的熱鬧。

周元帶著夭夭落向了沈太淵他們所在的方向,后者瞧得兩人,也是沖著他們點點頭。

周泰倒是對著周元招了招手,后者于是來到他身旁,目光看向前方,那里的石臺上,有著一名灰白頭發的老者。

“那是鹿長老,此次咱們圣源峰的首席之爭,便是由他來作為裁判,現在他來,是要先確定各脈的參選名額,然后上報掌教。”周泰低聲說道。

周元微微點頭,目光掠過其他的地方,在不遠處,是以呂松長老為首的呂松一脈弟子,不過顯然,在場聲勢最盛的,還是要數正對方的那一片…

那首位,便是陸宏長老,在其身后,便是大片大片的門下弟子,數量幾乎比他們這兩脈加起來都還要多,可謂是聲勢強悍。

“三位長老,人已到齊,接下來就請各脈先將參加首席之爭的名額確定一下吧。”那位鹿長老看向沈太淵,陸宏,呂松三位,笑著說道。

三位長老皆是點頭,走上前來。

“我這一脈,此次也就三人參與。”呂松長老率先笑道,然后他招了招手,只見得便是有著三道人影掠上石臺。

“呂嫣,鄧通,穆生雷。”

三道人影,以呂嫣為首,她俏立于臺上,嬌軀修長,倒也算是顯得英姿颯爽,吸人眼球。

他們三人,在這圣源峰也是極為有名的人,同時也是呂松一脈諸多弟子中最強者,所以對于他們代表呂松一脈參與首席之爭,眾人倒是并不意外。

沈太淵見狀,說道:“我這一脈,也是三人。”

“周泰,張衍…”他聲音落下,周泰與張衍也是落上了石臺,博得諸多歡呼聲,作為沈太淵一脈的頂梁柱,這兩人也的

確算是有資格。

“還有…周元。”

不過,當沈太淵此話一出時,便是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一些竊竊私語聲,除了沈太淵一脈,其他諸多的弟子都是眼神驚疑。

雖說周元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中,在蒼玄宗內聲名鵲起,但不管如何,他都只是一個新弟子而已,而現在就要他參與首席之爭,會不會欠缺了火候?

在那諸多目光下,周元也是面色平靜的上了臺。

“竟然還真派了他參加首席之爭?”呂嫣俏目看過來,暗自嘀咕了一聲,雖說她現在對周元也不再輕視,但依然是覺得派周元參加,實在是有些不穩妥。

不過最終她也沒說什么,畢竟這是沈太淵一脈的事,到時候周元出丑,丟人也和他們沒關系。

“呵呵,沈長老,你們這一脈,現在就沒落成這個樣子了嗎?派一個四重天的弟子參與首席之爭,說出去也不怕損了你的顏面?”陸宏目光掃了周元一眼,然后沖著沈太淵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言語間,顯然是充斥著諷刺。

陸宏話一出,他那一脈的弟子,則是發出了哄笑聲,將沈太淵一脈的弟子氣得有些面色難看。

倒是沈太淵面無表情,道:“老夫一張老臉,又不值什么錢,就不勞陸長老費心了。”

“倒是陸長老要小心了,如果到時候真出現什么意外,恐怕你就不是丟臉那么簡單了。”

這陸宏一脈,是劍來峰靈均峰主力排眾議,花費了極大的心思,才將他們轉入圣源峰,而他們的目的也很明確,就是為了奪得圣源峰主脈而來。

如果到時候陸宏失手,必然就會被靈均峰主召回去,那種灰頭土臉,恐怕真是會有點在蒼玄宗內抬不起頭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三分彩是骗人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