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六百零一章 圣子出

咚!

趙鯨壯碩的身軀倒塌在地時,有著低沉聲音傳蕩而開,整個廣場,仿佛都是在此時顫了一顫,當然,隨之而顫,還有著那無數圍觀者的心臟。

所有的目光,都是在此時帶著濃濃的駭然,望著那右臂爆碎成血沫,不知生死的趙鯨。

樓閣之上。

那原本端著茶杯,悠哉悠哉等待著蒼玄宗出丑的天鬼府劉符首席,此時的面色凝固在一起,眼中驚駭與恐懼,幾乎是掩飾不住的涌了出來。

咔嚓。

手中的茶杯,更是被人一巴掌忍不住的捏得稀巴爛。

“怎么可能...”他咽了一口唾沫,有些艱難的道。

不過此時的樓上,已經沒有人有心情來嘲笑他,因為其他各宗的首席,同樣是面色震動的望著眼前這一幕。

先前周元與趙鯨搽身而過,然后趙鯨右臂爆碎成漫天血沫的那一幕,實在是來得太過的震撼了。

誰都沒想到,先前戰斗中一直都是占據著絕對優勢的趙鯨,僅僅只是在那下一瞬,就被周元徹徹底底的擊潰。

那趙鯨可不是什么無名之輩,而是在圣宮中排名第二的首席啊!

這在整個蒼玄天所有首席中,都絕對能排進前五的存在!

各宗首席復雜的目光,投向蒼玄宗那道年輕的身影上,與其他的首席相比,周元這位圣源峰的首席,不論是名聲還是資歷,似乎都是在蒼玄宗七大首席中排名居末。

這也導致各宗的首席對他并不算太過的重視,即便之前聽聞了周元的戰績,但也是抱著一些將信將疑的心態。

不過此時,當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的時候,他們不得不將那種輕慢的心態收起,取而代之的,是凝重與忌憚,甚至,還有著一絲懼意。

那位蒼玄宗最為年輕的首席弟子,已經用實力證明了一切。

百花仙宮那位女首席,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,然后看向一旁的左丘青魚,感嘆道:“青魚,你這朋友,真的是太兇悍了。”

的確是太兇悍了,直接是以最為正面的姿態,硬生生的將趙鯨的手臂轟碎開來。

左丘青魚眨了眨桃花般誘人的眼眸,其實此時她的心中所受到的沖擊不比其他人少,因為雖說她對周元有著信心,但其實也頂多認為后者能夠和趙鯨拼得不分上下。

但眼下這一幕,那趙鯨顯然是差點被周元生生的打死。

“這家伙,比上次見面時怎么變強了這么多!”她心中嘀咕一聲,然后美眸看向那天鬼府的劉符首席,道:“哼,現在總沒人再懷疑周元了吧?”

劉符低頭默默收拾著身上的水漬,神色有些狼狽,不太敢接左丘青魚的話,因為此時的他,也是被周元的兇悍震撼住了。

他不想惹上這么麻煩的人,所以眼下,還是少說話為妙。

瞧得他這幅模樣,左丘青魚也是大感舒坦,然后便是不再理會他,只是將一對美眸投向廣場上那道成為了無數道視線矚目的修長身影。

在欄桿處,呂純鈞與寧戰也是凝望著下方,兩人的面色,都是顯得極為的凝重。

“好強的一拳。”

寧戰緩緩的道:“他的肉身,已經修煉到了極為高深的地步,就連那趙鯨,都比不上他。”

他們北溟鎮龍殿,也有著肉身修煉之法,但在北溟鎮龍殿的諸多首席中,同樣無人能夠達到周元這種程度。

或許,只有圣子中,才能找尋得出來。

呂純鈞雖然雙目看不見,但他卻是能夠感覺到先前那兩股驚人力量的對碰,其中更強的一道,應該便是屬于周元。

“那一拳...”

呂純鈞在心中估量了一下,最終緩緩的道:“他又走到了我們的前面。”

寧戰撓了撓頭,無奈的道:“真是個變態啊,我原本以為這次見面,能夠一雪前恥呢!但看現在這樣子,就算再打一場,也完全打不過啊。”

呂純鈞唇角動了動,似是笑了一下,他輕輕的撫摸著背負的重劍,沙啞的道:“有著一個目標在前方,也挺好的,他會讓我有著追逐的動力。”

“你知道嗎...在那劍獄中修煉,每當我無法堅持承受的時候,我就會想起他。”

寧戰沉默了一下,道:“雖然你瞎了,但也不能這么糟蹋自己吧?”

嗤啦!

一道鋒銳的劍氣自呂純鈞指尖暴射而出,宛如彎月一般,狠狠的射向寧戰。

寧戰嘿嘿一笑,掌心一曲,源氣涌動間,竟是形成了土黃色的源氣龍頭,一口便是將那劍氣吞進,然后源氣劇烈的震蕩,最終漸漸的平復下來。

“開個玩笑而已。”

...

廣場上。

唐沐心,百里澈等人同樣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緩緩倒塌下去的趙鯨,好半晌后,他們方才將那不可思議的目光投向來到面前的周元身上。

“周元師弟,你的實力,又變強了!”唐沐心深吸一口氣,忍不住的感嘆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三分彩是骗人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