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七百二十二章 驚天之戰

熊熊!

當那天圣殿,血圣殿兩位殿主對著雷池深處疾掠而去時,圣元宮主也是出手了,只見得他掌心間的金色圣火在此時沖天而起。

金色圣火,焚燒虛空,圣火升騰,化為三條金色火龍,直接對著青陽掌教,天劍尊,古鯨尊者嘶嘯而去。

金色火龍掠過處,虛空都是被融化開來。

而青陽掌教三人見狀,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,周身法域涌現,浩瀚源氣隨之而動,最后與那金色火龍碰撞。

轟!

那等碰撞間,可謂是天地崩裂。

當圣元宮主以一人之力抗衡三位法域境強者時,那魔羅府主則是將目光鎖定了百花仙宮的單清子宮主,那一對肥膩的臉龐上,有著垂涎之色浮現。

“嘿嘿,單清子宮主,還是本府主來陪你玩玩吧!”

不過,面龐上雖然垂涎,但魔羅的一對眼眸中,卻滿是陰寒與無情。

黑色法域,籠罩在其周身,法域源氣滔天涌動,化為漫天猙獰鬼臉,然后鋪天蓋地的對著單清子呼嘯而去。

天鬼府與百花仙宮素有恩怨,算是老對頭了。

單清子見狀,一聲冷哼,周身有著彩光法域涌現,毫不畏懼的直接迎上。

轟轟!

兩名法域強者交鋒,那等動靜連虛空都在震顫。

玄老則是始終盯著雷鈞,此時的后者,望著那驚天動地的戰場,淡笑道:“蒼玄天內,真是好多年都未曾出現這種大戰了。”

他目光轉向玄老,道:“你難道看不出嗎?這蒼玄天,的確要變天了,你好歹也是法域強者,當為一方巨擘,何必去做那掃山的老奴?”

玄老面無表情,道:“并非所有人都是如你這般忘恩負義之輩,我當年無法修煉,是主人親自為我洗髓鍛脈,不然如今,我早已成了一缽黃土,我對成那一方巨擘沒什么興趣,只想報恩。”

“雷鈞,我現在唯一想做的事,便是將你送去跟主人賠罪!”

轟!

當其聲落時,法域涌現,他那佝僂的身影,卻是在此時爆發出宛如擎天巨山,壓迫得天地動蕩的氣勢。

下一瞬,他身影踏空而出。

雷鈞周身有雷光法域,其眼神陰沉,再不復以往的那種平淡,宛如狂暴雷王,與玄老碰撞,交鋒。

轟隆隆!

這片天地,被分割為數塊戰場,而在那更遠處,各方的頂尖強者皆是面龐帶著懼色的望著這一幕。

六大巨宗之戰!

未曾踏入法域境,根本就沒有資格插足其中。

當這些法域強者碰撞時,六大巨宗內的源嬰境強者,同樣是暴射而出,于是,這天地,變得更加的混亂與狂暴。

而與此同時,圣宮的兩位殿主,直撲雷池深處那存在著蒼玄圣印的虛無空間而去。

周元也是看見了那兩名沖來的源嬰境強者,不由得頭皮發麻,以他如今的這神府境的實力,恐怕根本不可能在源嬰境強者手中撐過一回合。

實力還是太弱了啊!

圣宮那位血圣殿的殿主,眼目冷漠的鎖定虛無空間內的周元,冷笑道:“就是你這小子,在那玄源洞天內,殺了我血圣殿的弟子嗎?”

轟!

聲音落下,他根本就不給周元辯解的機會,袖袍一揮,只見得血紅源氣咆哮而出,化為猙獰的血紅巨蟒,那巨蟒之上,每一片的鱗片都是宛如實質,散發著滔天兇威。

雖說源氣化形,神府境強者也是能夠做到,但那種只是以源氣模擬其他的形態,可到了源嬰境,那已經不是簡單的源氣化形,而是源氣化靈了。

任何源氣在他們手中施展出來,威能都是極為的兇橫。

周元瞧得那咆哮而來的血紅巨蟒,面色大變,這種攻勢,他根本接都不敢接,畢竟雙方之間的境界差距實在是太大了。

嗡!

不過,就在周元焦頭爛額時,忽然有著一道清澈的劍吟之聲響徹天地,一道劍芒直接自虛空斬落,竟是生生的將那血紅巨蟒一分為二。

冷冽鋒銳的劍氣,也是將巨蟒絞得粉碎。

一道身影,出現在了圣宮兩位殿主與虛無空間之間。

“靈均峰主?”

周元瞧得那突然出手的人,頓時一驚。

靈均手持長劍,長發飄散,那俊美如少年般的臉龐,此時卻是如萬年玄冰一般的冰寒。

“靈均,你這是打算來殉情嗎?”血圣殿殿主譏諷一笑,道。

靈均沒有理會他,只是轉過頭,看了一眼虛無空間中的周元,道:“找機會將蒼玄圣印帶走,這里不是你能留的地方。”

周元聞言,卻是暗暗叫苦,他哪里帶的走蒼玄圣印啊,他之前試了一下,可那蒼玄圣印沉重得無法形容,他傾盡全力,也是無法撼動其半分。

不過此時的靈均峰主也沒時間與他說更多,畢竟眼前的兩位殿主,實力皆是不弱于他,一對一的話,他倒是不懼,但一對二,恐怕有些麻煩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三分彩是骗人的吗